呼吁佛教界全面、深刻地反思“学诚事件”(贺怀民)

这段时间,随着《凤凰岭惊梦》电子书稿的逐渐传播,2018年学诚事件又开始重回公众视野。
教界的反思与中佛协的作为远远不到位,导致学诚事件的正面意义未能彰显
三年前,网络上爆出学诚丑闻,当时,大众的关注点主要停留在事件的真伪争论上,在一段时间甚至形成了佛教圏内部的割裂,一部分信众出于朴素的宗教感情,坚决不接受这件事的真实性,坚持从阴谋论的角度来解读这件事情,以极端激愤的态度攻击二贤法师。这种不理性、不友好的态度甚至波及传播、讨论这件事的人。
现在看来,政府对这件事的调查与处理可谓至允至当、合法合理。遗憾的是,佛教内部,尤其是相关佛教协会却采取了鸵鸟政策,试图不了了之。当然,作为事件当事人的学诚如果能够以修行人的态度,闭门思过、发露忏悔,也算是对得起佛教内部这种宽容的态度。可惜的是,三年过去了,未见此人以片言只语表现出他的忏悔,反而是以“无惭无愧”(《凤凰岭惊梦》中引用一位老和尚的评价)的态度继续操弄时局、混淆视听,传播“政治迫害论”。这种行为的必然后果就是继续污损佛教形象、伤害信众感情,更是对当初勇敢地站出来维护戒律尊严、维护三宝形象的诸贤法师的挑衅,是对受到他侵犯、骚扰的受害者的二次伤害。
三年的时间,尘埃落定,学诚的违反戒律,直至涉嫌犯罪的行为已经真相大白,政府的处理点到为止,但教界的反思远远不到位,中佛协的作为也远远不到位,导致这件事的正面意义未能彰显,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惜。
我们的“宗教感情”是不是健康?
当初,看到那份举报信及附件时,我正在成都参加一个推广健康饮食的会议,有许多朋友在我这里求证事情的真伪,还问到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我又不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能说什么呢?我甚至不愿多去看那附件上丑陋的短信对话记录。如果这些事是假的,我会愤怒;如果这些事是真的,我会痛心。无论如何,都是对我的朴素、真挚的宗教感情的伤害。在这个时候,选择漠视或许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应激反应。然而,对于询问此事的朋友,尤其是一些教外的朋友,还是要说几句的,我以新瓶装旧酒的方式,在公号上贴了篇《佛门大咖传丑闻?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刚好问问自己——<对佛法的信心来自哪里?>》,也算是个态度。没想到即就是这篇文章,也在一个群里招来了一位高级知识分子的严厉斥责。后来听说他是在学诚体系中建立佛教信仰的,因此,对他的激烈的态度和无礼言语我表示完全理解和谅解。
大多数信众不愿意传播、评论学诚事件的心理动因是不愿意破坏佛教形象,不愿意“说僧过”,这是可以理解的。但需要说明的是,按照佛门的规矩,学诚的行为已经破了根本戒,他本人已经失去了僧人的资格。并且,正是因为他以僧人的形象,依仗手中把控的佛教资源,放纵恶习,不仅侵害了相关当事人的身心健康,更是破坏了佛教清净庄严的形象。如果我们不去勇敢地对这种行为予以指斥、批判,反而对那些制止、揭露恶行、保护受害者的诸贤法师说三道四,只能说明我们所谓的“宗教感情”是一种畸形的感情,是一种奴性的投射,是一种没有自省精神、没有法制概念、没有同情心、没有正义感的表现。
两处令人震撼的场景
在《凤凰岭惊梦》一书中,最让我震憾的有两处场景,其一是贤佳法师为了维护戒律的尊严,阻止学诚参与诵戒:
又到了诵戒的日子,全体都在,师父也来诵戒,
……
诵戒的当场,贤佳法师在门外拦住了师父,说,你不适合诵戒,因为你已经是白衣了,如果你进去诵戒,大家都会犯戒。师父伸手就把贤佳法师扒拉开了,因为贤佳法师身体瘦弱,根本就不是师父的对手。
师父直接闯过去,走进诵戒场。
这一幕恰恰被贤十三看到,他当时负责关门。几年以后,贤十三向别人讲述了这个细节。
起腔要诵戒了,贤佳法师说,等一等。
师父说,不要等,开始。
贤佳法师说,不能开始。
师父说,开始。
下面站着几百人,面面相觑。不知情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贤佳法师说,沙弥全都出去。众多沙弥们转身要出去。师父说,不许出去,回来。
《凤凰岭惊梦》,作者:贤二
面对大众,这个身形瘦弱的僧人,敢于对一个权焰正盛的人说:“你不适合诵戒,因为你已经是白衣了,如果你进去诵戒,大家都会犯戒”,这种正气与勇气令人敬佩。这句话的内容是佛门的常识,关键是说这句话的底气来自于何处?
社会上遇到这样直颜犯上的下属,领导也会心里嘀咕一下,这愣小子敢这么和我说话,背后一定有人啊。我坚信,贤佳法师的底气一定来自于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教言,在《佛遗教经》中,释迦牟尼佛对弟子们说:“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戒律),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
这个场景,可谓大勇气、大担当,可歌可泣,值得大书特书,值得我们每一个佛弟子记在心间。这才是真正的佛教形象,佛教精神,这才是三宝住世的意义所在。这一分勇力与底气,不仅是每个比丘僧所应具备的,更应该是每一个四众弟子所应该具备的。
其二,雷劈秽恶之所:
就在我们彼此交流信息的同时,忽然,窗外闪过一道非常亮的闪电,很诡异,大白天的。
几分钟后,禅无的手机就接到别人发来的消息,看完后,很惊讶递给我们也看,原来体系盖的那个如今已被查封的豪华建筑三慧堂,被雷劈了,雷竟然穿过楼层,直接劈到中控室的交换机,浓烟滚滚,如同过了火一样。
事后我专门去看过,现场一片狼藉,确实很不可思议。
《凤凰岭惊梦》,作者:贤二
对三宝的信心来自哪里?
前面说到事件刚发生时,我新瓶装的那个旧酒《佛门大咖传丑闻?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刚好问问自己——《对佛法的信心来自哪里?》》,之所以这样简单处理,一方面是在开会期间,没时间写新文章;二是自己也不了解真实情况,不能随意发表意见。另外,这里面还有一个内心深处的想法,那就是在文中单纯强调了对佛法的信心。当然,佛法僧三宝体系中,法宝是核心,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割裂三宝体系,皈依佛、皈依法,却不皈依僧,这却是现代许多居士的心理通病。
于我来讲,在学佛的过程中,有幸结识了许多人品高洁、依净律仪、弘法利世的僧人,仰仗他们强大的加持力,我才没有堕为二宝居士。但也因为自心染污的原因,看到了一些僧人不如理如法的现象。久而久之,也产生了轻视与远离之意。学诚事件的出现,更是让我们这些居士在社会人士面前尴尬难堪。但是,《凤凰岭惊梦》中僧人为维护佛门形象、维护戒律尊严、维护受害者权益所做的种种努力,他们在这个事件演进过程出所体现出的勇气、担当、慈悲、智慧、包容等等作为,都令我心潮澎湃、几欲泪下。我想,这应该就是僧宝住持佛法的典型案例。试问,如果没有诸贤法师锲而不舍的抗争与努力(包括贤二法师以《凤凰岭惊梦》一书还原事件真相的作为),学诚利用他所掌握的资源,会将其控制的僧团蜕化、堕落成怎样一个不堪的团体?如果最终恶行败露、东窗事发,由社会舆论和法制机关对其全面清算时,又会对整个佛教形成怎样恶劣的影响?
一个团队的自我约束、自我清洁能力是其生命力的最有力的证明,正是因为诸贤法师的担当与努力,让我们重新生起对三宝的真实信心,这也是我们呼吁对学诚事件深入反思的动因所在。
南无僧伽耶!统理大众,一切无碍,住持正法城。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三宝歌》片段)
从今天开始,本公众号将连续刊载贤二所著《凤凰岭惊梦》书稿,本人也将克服惰性,争取多写几篇读后感,与大家交流。
转载自:https://mp.weixin.qq.com/s/dnO1WO87l6J4F4n_3LMmrw
Category: 措施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