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者清——且看教外知识分子对“依师”法的评价(水寒说语文)》(林唱2021-09-27)

前一段时间,偶然读到那个95页的PDF版的《重大情况汇报》,在这个文件中,“依师”一词反复出现。

我不是佛教徒,对佛教也知之甚少,虽则昨日爆出大和尚辞去会长职务的新闻。但个中是非曲直,不是我这篇文章讨论的重点。我是教师,以教育为业,所以对“依师”这个词非常感兴趣,觉得值得深入思考。

先关注了佛教对“依师”这个问题怎么说。《集法藏经》记载,当年释迦牟尼即将圆寂时,弟子阿难曾问道:“在佛灭度后,我等以何为师?”佛陀答曰:“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这也就是佛家常说的“法四依。”

查阅了一些资料,了解了一些对“法四依的相关阐释,因为对佛教所知甚少,所以实在不敢过多展开解释。但从“依法不依人”中可以看得出,佛陀本身并不主张“依师”,或者说,佛陀
不把依师”当成皈依”的重要依据。佛协昨日的《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也再次确认了佛教“依法不依人”的原则。

那“法”就是必须依,不可逾越的吗?

在《金刚经》中佛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这段话很有意思,很值得揣摩。佛陀不但说自己的说法就像竹筏一样,依靠竹筏过了河,就要把竹筏丢掉,一切的“真法”尚且应该舍弃,何况是那些“非法”呢,何况是那些不真的法呢。

(注:我不知到佛教对这个“法”有怎么样的确证名词,姑且按我的理解为译为“真法”,和后面的“非法”,不真的法相对应)

显然,这段话在“依法”的基础上又前进了一步。不仅不“依师”,而且是不是“依法”,何时依法,何时不依法,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看到这样的话,我想到了孔子在《论语》中的话:“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君子之人对于天下的事情,没有什么是一定要去做的,也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定不要去做的,做还是不做,全在看这件事是不是合于“义”。

孔子也说:“当仁,不让于师。”在行“仁”这件事上,不必顾忌老师或学生的角色地位,或者说不必非要“依师”,而可以“不让于师”,当勇往而必为。

虽然孔子在颜回等学生的眼中“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但孔子从没有说必须要听我的,从没有说要学生们必须“依师”,而在学生指出他的过错时,他还特别坦诚地说“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

在是不是要“依师”这个问题上,佛陀和孔子,佛家和儒家在一定程度上是相通的。

我又想到亚里士多德的名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虽然他曾作诗赞美过他的老师柏拉图:“在众人之中,他也是唯一的,也是最初的......这样的人啊,如今无处寻觅!”但是,在对真理的追寻上,他却能够不畏权威,不畏传统,勇于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也是典型的“依法不依师”,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依理不依人”。

也或许其他的宗教或者人类先贤,在是否“依师”这个问题上,也有过类似的说法,奈何我个人所识所见有限,不能一一指出。

但就我有限的所识所见,依然可以看出,一定意义上来说,人类的先贤们在是否“依师”这个问题上拥有强烈的共识。他们从不把自己当成真理的化身,所以也就不要求弟子非要依他们。他们的学生也不把师当成真理的唯一代表,把“依师”误以为是在追求真理。

到我相对熟悉的教育领域中来,是否“依师”,直到今天,都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大问题。

在一定的阶段,“依师”是必要的,老师就像是摆渡的竹筏,带学生从此岸到彼岸。但真理再往前跨越一小步,就成了谬误,如果过于强调“依师”,则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沦落为一种精神控制。

如何避免这种精神的控制?应该从每个人小时候起,就注入一种在人与人之间精神上平等的意识。这种精神上的平等,让一个人能够不迷信于权威,在需要质疑时,敢于发出质疑的声音。

当然,要培养学生精神上的平等意识,要培养学生独立思考敢于质疑的能力,为人师者自身要有极为健旺的精神力量,自身就是“依法不依人”,就是“当仁,不让于师”,就是“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坚定践行者。

当教育领域,在是否“依师”何时“依师”如何“依师”等问题上达成一定的共识,并且教育者能够坚定不移地实践,我们的教育才有希望,才可能培养出独立自主的人,而不是受控于人的“奴”。

 

原文: 点击查看

Category: 事件鉴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