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法师:上师性侵事件反思——学诚与索甲相似点 Sticky

上師性侵事件反思—學誠與索甲相似點

作者简介:依法法师是一位经历传奇的比丘尼,她是耶鲁大学宗教学博士,后在星云大师创办的西来大学任教授。经她一手创立的木鱼基金会取得了联合国非政府经济社会理事会咨询身份,她本人也因为在国际间宗教交流和教育上的卓著贡献,获得联合国“和平与宗教教育奖”,此亦是联合国唯一的女性终身成就奖。

图片1

正文:

昨天從圖書館借到一本2019年在美國出版名為《在西藏佛教的性與暴力—索甲仁波切的突起與淪落》Sex and Violence in Tibetan Buddhism—The Rise and Fall of Sogyal Rinpoche全書近200頁,由兩位作者同為歐洲誠心佛教徒,一名記者,一名法律人著筆。

記者 瑪莉·芬尼根Mary Finnigan,英國 人,曾為60年代嬉皮運動的行列者。後來厭於毒品化學作用對身體的衝擊,放下小孩給丈夫,獨自前往印度求法。1973年協助索甲從英國開始建設道場,但後來花16年時間斷斷續續的偵查索甲的性侵事件。

法律人羅伯·侯根多恩Rob Hogendoorn,應該是荷蘭人,取得荷蘭法律學位,目前居住在荷蘭。1993年在印度藏人區學習西藏佛教的律法,繼續不斷調查佛教界的侵害行為。

索甲因一部《西藏生死書》聞名於西方,洋人學生聚集,在全球四十多個國家建立了一百多個道場,整個組織稱為「本覺會」Rigpa Organization,堪稱為藏傳佛教在西方世界具有影響力的宗教領袖之一。但在2017年如排山倒海似的輿論控訴這位藏傳仁波切性侵與暴力,要求這位開山祖退出圍繞他而建的教團!

書中把索甲的出生背景,如何從默默無聞崛起如明星般的過程,與這些洋人學生如何從貧民窟似的道場發展到國際組織。後半部書中則描述受害者如何被暴力與性侵,本覺教團對索甲的處置。

看了這本書再加上學誠徒眾的舉報資料,發覺索甲與學誠性侵的元素有不少共同點:

1、上師的兩面臉:兩人公開的形象與私人的生活,大相逕趣。索甲檯面風趣、友善;私下一不順心對學生打罵暴力,與多位結婚單身的女性雜交promiscuous。作者稱索甲是外行充內行偽善者 (charlatan),索甲的自我介紹不斷的誇大自己的學歷、經歷與傳承,還宣稱自己畢業於劍橋大學(沒有入學,怎麼有畢業呢)!作者從朋友梵文研究專家David Driver,得知索甲為敦珠仁波切的翻譯不正確,開始覺得索甲沒有學問。索甲對外成為仁波切,但當他對女性性侵時,就稱自己「不是和尚」。因此洋人搞不清楚就說「喇嘛不都是和尚,和尚也不都是喇嘛!」好像沒人能說的清楚!

如法律能對學誠事件再給我們個真相,則忠實可靠、道貌岸然的高僧大德,前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學誠,可以想像他的大眾與私下的形象,他看似對著跪倒在地的虔誠的信徒開示佛法,卻同時輪用著四支手機傳給他的獵物淫穢的短信。(寫到這裏想起這些信徒們,我自己都鼻酸)

2、財與色:西方口頭上一句:Money,Sex and Scandal 金錢、色情與醜聞。索甲的生活奢華,尤其書中提到他必須全天候的侍候他美食;那裡是最貴的餐館,電影院那些影片,飛機搭載他、私人廚師與隨從國際行走,抽著雪茄。書中稱索甲的後宮harem女人多位,她們稱為明妃consorts。學誠私下如色魔般地殘害比丘尼;同時也累積不少信眾捐獻的房產與錢財。

3、上師扭曲教義進行控制與侵犯:這是最重要的一點,我們很難理解的是,不管中外東西,為何這群女人都上勾。其中更重要的一點是「依師法」,不敢挑戰上師反倫常的行為。索甲的學生當時認為被上師打、罵、摸臉,甚至脫衣都是上師對自己道心的考驗。索甲教女學生,他對她們的暴力性侵都是三昧耶戒samaya 的實踐,是虔誠的表現,上師對學生所做的都是加持blessing;學生要誓守三昧耶戒不可以告知他人,否則不僅學生本人,甚至家人所愛的人會遭遇不幸。

從學誠的受害者微信內容,學誠運用依師法,強調身心奉獻於上師,一步一步引導女弟子把身體奉獻給他。如果受害者懷疑說不,他會一陣子不與受害者說話,讓她感覺師父放棄你了,一直到女弟子完全歸順(根據賢菜的舉報告白)。索甲與學誠都利用雙修法說可以破除障礙,達到解脫圓滿。如果雙修可以開悟,怎麼侵害那麼多的女性,這兩人看來也沒開悟,下場也不圓滿!

(對我而言,這個如同使用毒品的人來告訴你,使用藥物的幻覺境界就是開悟!

我的洋人學生剛從南美洲回來告訴我說,那裡的部落宗教使用類似大麻的草藥,吸食後達到的境界就是開悟的境界!

我說:開悟是靠自己心力,不是外在的藥物!

學生:老師!妳不試試怎麼知道那種境界不好呢?

我說:我不需要自己去殺了人,才知道那種感覺不好!)

4、絕緣體的組織:我們常不理解的是為什麼會是長期性的虐待,幾經針對研究邪教組織的專家發現通常這些受害者都處於隔離,與外界斷緣,讓她們對這個環境產生依賴,感覺如果離開這個環境就不知如何生存下去。索甲的受害的學生也如此回憶著;學誠的尼眾的手機、身分證、戒牒都被沒收代為保管,一來隔絕外界的聯繫,再來限制她們的人身自由。(我曾自問:開明的佛陀啊!如果您在世的話,會不會沒收我的手機啊?我曾到極樂寺參訪,被告知這裡戒學嚴謹,現在一想起道貌岸然的道場,竟然執事比丘尼像個拉皮條pimp暗中送派發心修道的同僚去入上師的虎口,極其諷刺!)

5、加害與受害者的心理病態:書中134頁記載索甲曾經用一條狗鍊套在一位女性的脖子,讓她光著身子圍著屋子繞圈,還學驢叫,作者說索甲是蠻變態的A very sick man!並說這些受害的女性處於一種Sado-masochism 施虐受虐症。而大家最常了解的是長期被虐待的受害者易出現Stockholm syndrome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通常被解釋為被劫持者對劫持者產生喜歡或信任的症狀。書中提到索甲也把身邊的女性送給他的好友仁波切享用,後者現在也接受瑞士當局性侵犯的調查。

6、性癮就是病:這裏我們應該注意的是上師的對性的上癮就如對毒品上癮一樣是種病態。加拿大魁北克神父Paul Andre Harvey 在監獄臨死以前,投訴控告他的主教,因為他曾向教區主教求助,表示自己的孌童症需要治療幫助,但主教就把它移到另一個教區,他總共被轉移了12個教區,沒有治療。

索甲的性癮在早期就出現了,當時就有個風聲說他好色之徒womanizer;1994年就有女性告他性侵,但被庭外和解撤銷了,原因是他太有名與權勢了,在四十多個國家有一百多個道場的知名人士;再加上一種迷信上師不能是普通人類,沒人相信他會犯錯。但作者瑪莉不氣綏地花了16年時間去追蹤索甲的性侵紀錄。學誠侵犯的女性不只一人,就是慣犯,他的性癮戒了嗎?

7、受害的還有身為近事的徒眾:受害者除了被性侵的女性,還有這些把上師視為聖者、榜樣的最親近學習的徒眾、學生,也是一群心靈嚴重創傷的無辜者。2017年本覺會,這個原本圍繞著索甲形成的教團組織中的八位長老級的學生與全球1000多位的執事,在年資有33年的學生Mark Standlee帶頭下,簽名列舉索甲四大罪狀:

1)索甲對學生身體、情緒與心理的暴力

2)索甲對學生的性侵

3)索甲奢華、饕餮、縱情聲色的生活方式

4)索甲的行為染污了學生對修行佛法的感恩

一致要求索甲退出本覺會教團!

學生本來也是希望自清、自律,但是媒體已經嗅到血腥,一發不可收拾!

索甲與學誠最近身的學生徒眾們對自己的上師性侵行為都經過否定事實,愛、恨痛苦的掙扎,原本只想自律、自清門戶,不料這些上師的權勢太高,自然也是沒有不是大眾的事兒,所謂爬多高就得跌多重!

2017年索甲後來因為直腸癌(書中作者把它歸因為索甲紅肉吃的太多)”流放”泰國治療,于2019年死於當地。

還有我們也看到索甲的學生與學誠的徒眾的深深的自責,如同作者瑪莉一樣,當初發心為弘法度眾,責備是不是自己也為共犯,協助魔王建立了王國?

不同的是索甲學生可以公開利用媒體、上法庭(如果索甲沒死的話),但是學誠的吹哨的徒眾卻要東躲西藏,害怕有生命危險?Why?

功德迴向:

教團健全!

正法久住!

 作者:依法法師

文章来源:

https://weibo.com/ttarticle/x/m/show/id/2309404680875060101167?_wb_client_=1

Category: 事件鉴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