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师的利器是所谓“密法”,我们的护身符就是回归常识(贺怀民)》(林唱2021-09-29)

有位北京的师兄给我提供了一份历史资料,是他几年前在龙泉寺皈依时交“皈依费”的收据。按照如理如法的说法,佛门行三皈依礼是不收费的,所以“皈依费”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不建议这样写。但是寺院办皈依证需要工本费,这个钱总不能让寺院出吧,所以收一点工本费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收50元的工本费有点多了,但也不算太离谱,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

值得说叨一下的是收费的人把收据交给她时,说了句:“回去用镜框把这个收据装起来,因为上面有学诚法师的印章。”因为有法师的印章,所以就要用镜框装起来,这个是什么理呢?大家都是红旗下长大的社会主义新人,这点分辨能力还是有的,这种憨憨事也是不会干的。

这是件小事,真是小事。但是反映了什么呢?反映了个人崇拜的气氛多么浓,多么公开化、程序化。佛弟子培养恭敬心,对佛像、对法宝要放在高处,放在庄严处、放在洁净处,这都是为了培养我们内在的庄严清净的境界,但是一张收据都要装框保存,岂不是单单旺了镜框店的生意?

还有人以父子关系来比喻师父与弟子的关系,说什么弟子再怎么也不能举报师父,就像儿子不能举报父亲一样。什么叫“师父”?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弟子感恩师父在法上的恩德,才视师如父,恭敬追随。如果不仅没有尽到“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还以自己的言行,败坏了弟子对法的信心,那么还值得恭敬追随吗?

父子是血亲关系,有一种天然的联系,是不可选择、不可放弃的关系。而师父与徒众之间的关系,是法上的联系,是道上的传承,是一种人格塑造与心灵导引的关系,如果在这一方面出现了缺失,还单方面要求徒众的忠实与效力,甚或以名利等资源来笼络人心、拉帮结派,那么与社会上的社团组织、财团组织有什么分别?混淆这两者的区别,其实是我们汉传佛教受封建宗法文化的影响,是糟粕,不值得传下去。

佛弟子的皈依是皈依佛法僧三宝,不是皈依某个师父。皈依师起到一种引领和见证的作用,我们自然应该生起感恩与恭敬之心,但这绝不意味着一切唯师父之命是从。尤其是在一些明显违背法律、违反戒律、有悖社会基本道德与人伦关系的事情上,即使不便勇敢地阻止,至少也要勇敢地离开。邪师的利器是所谓“密法”,我们的护身符就是回归常识。

佛法在世间,不坏世间法。佛菩萨随缘应机度化众生,随的是我们的缘,应的是我们的机。对于看不明白想不通的事情,不妨先放一放,回到我们的常识世界中来,总比糊里糊涂地屈就迎合的要好。

原文:查看原文
Category: 事件鉴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