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恶者没有得到惩处,受害者没有得到安抚,这怎么就算过去了?(贺怀民)》(林唱2021-09-28)

这两天,因为连载《凤凰岭惊梦》,顺带写了几篇有关的文章。没想到这个话题还真是个敏感话题,招来许多侮辱与谩骂,也扰了我前段时间断断续续写小说的闲适心情。当然,理解、支持、鼓励的人还是占大多数,否则我也没有勇气坚持去做一件千夫所指的事情。

从好的方面来看,无论谩骂还是支持,都说明这个事情值得一谈。正是因其极端,才能反映出当代佛教的一些深层次问题,这些问题老捂着总不是个事儿。病是怎么出来的,就是讳疾忌医,藏着掖着,捂着盖着给整出来的。拿出来,放在阳光下,太阳晒一晒,清风吹一吹,或许还就好了呢。

好多人说,事情都过去三年了,你还提它干什么,就让它那么悄悄过去吧。言之凿凿、情之切切、慈悲大度,很像那么一回事。可事情真的过去了吗?作恶者没有得到惩处,受害者没有得到安抚,这怎么就算过去了?你觉得过去了,只是你不去关心它了。在你眼里,看不到受害者的眼泪与愁容;在你耳边,听不到受害者的啜泣与愁叹。你闭目、塞听、强睡,仍然活在花好月圆、岁月静好的境界里。当然,如果真的内心坦然、外境祥和,用你的逻辑来说,你就根本看不到这些刺激你的文章,你的业报境中就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可惜呢,大好的时光,你不去念佛,不去诵经,不去勤苦地工作,却来无聊地刷手机,结果就碰到这些让你不舒服的东西了。敌军来犯,不去想着怎么抵御防范,却嫌报消息的探子扰了你的清梦。昏昧到此,夫复何言?

看不看是你的事,写不写是我的事。那些在后台婉言相劝的、恶语相向的,都请收声。有话就在公众号上留言,不值当在后台长篇累牍地絮叨,我还挑明了说,咱俩还真没那交情。

我是在这件事发生三年后,在看到《凤凰岭惊梦》两个多月后,才开始写这些文字的,已经够谨慎、够愚钝的了。胸中块垒,须以文消之。道不同,不相与谋。从此山高水长,通天大道,咱各走一旁。

原文:查看原文

Category: 措施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