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之后怎么办?(贺怀民)》(林唱2021-10-04)

《凤凰岭惊梦》连载完毕。
这是一次令人百感交集的文章连载,得到了许多支持,也经历了许多谩骂。有许多老读者因此文弃我而去,满心的失望;也有许多新朋友因此文就此相识,不亦乐乎。网络世界,以文会友,不仅不虚幻,有时还更显得单纯、率直。只要是真诚的交流,无论观点相合与否,都是值得珍惜的。
在我经历因此文而起的所有情绪波动时,我第一时间会想到,全程经历事件过程的诸贤师父是怎么样面对这一切的?痛定思痛,最终决定记录下这一切的作者贤二又是怎么样面对这一切的?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掺和这件事?我说我要做一个选择,做一个明确的选择,选择相信学诚还是相信诸贤法师。当然,我的选择对诸贤师父和学诚不会有任何影响,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是,在我掌握了足够多的信息后,对这件事做出一个最基本的判断后,做出一个明确的选择,这件事本身对我很重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是作为健康生物的最基本规律。蒙头强睡,只会让我的大脑越来越昏昧。我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能昧着良心说瞎话。
如今的诸贤法师仍然是自由身,如行云流水,似闲云野鹤,顺遂着他们的愿力与业力在天地间徜徉。我选择相信诸贤法师,并不是为了接近他们。如今的学诚被禁于东南一隅,与他的妄想与业果相伴。我选择不相信学诚,却真的是为了远离他。因为我知道,育化学诚的那一方土壤不仅仅是在福建,不仅仅是在北京,在我们脚下这一片被封建糟粕浸润千年的土地上,只要有合适的条件,随时随地都会有学诚2.0,学诚3.0育化出来。山头主义、个人崇拜、人身依附,这三个毒瘤可以随时嫁接到任何一个寺院和学佛组织的枝干上,窃取佛教资源,一点点生长壮大。
这次分期连载,每次刊载10000字左右,连续11天。从公开与未公开的留言,以及后台私信,包括朋友间的网络与电话交流中,反应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一开始抵触的人特别多,随着文章的展开,情节的铺陈,选择相信与深入思考的读者越来越多。之所以有这种变化,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是逻辑,很多朋友说这不像是编造的,因为内在的逻辑是合理的;第二是态度,作者贤二真诚交流的态度打动了许多读者朋友的心。第一条说明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第二条说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没有绑定相应的名利关系,再封闭的心灵也是可以打开的。
我一开始接到《凤凰岭惊梦》的电子版时,也想到是否适合传播的问题,和朋友交流时也是闪烁其词。后来开始连载时,有急性子的读者在网络上找到完整版本一口气看完了,我不禁有些哑然失笑。正所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有什么事是能遮掩的?又有什么事是值得我们为其遮掩的?
老有人说什么“家丑不可外扬”的话,陈腐的滋味令人生厌。先不论可扬不可扬,单就把丑事定义为“家丑”,本身就是宗法制的糟粕。佛日杲杲,普照众生。法雨清凉,遍施万物。岂有内外之分?我朋友圈中肯定不全是教内的人,有许多社会上的朋友看了《惊梦》一书后,表示对诸贤法师所代表的佛教正气非常敬佩。至于有些人表示传播这本书会影响初机对佛法的信心,这还真有些小瞧人了。我们永远不要低估别人的智慧与心灵坚强程度,或许正是这样一部作品,才真正反映了佛教的慈悲、智慧、勇敢、宽容、担当与强大的自我纠错能力,才能真正吸引人们来了解博大精深、广大圆融的佛法。
学诚事件给我们最大的警醒就是,目前的佛教文化和寺院管理制度问题都不小,如果还是固步自封、孤芳自赏,佛教边缘化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新的世界、新的时代、新的人群,需要全新的弘法形式,需要全新的组织与管理模式。这就是《凤凰岭惊梦》的意义所在,也是我们传播此书的动力所在。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raU4rsE8W6xTRaByAQN2w
Category: 措施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