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诚的“佛教帝国”是对国家的背叛,对佛教的毁灭

注:

此文发布于 2018-08-28,学诚刚出事时所写。其中有一个图片可以看出当时学诚党羽是怎么狡辩的。
作者:红三团写作小组
转自新浪博客,原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8ccd3adc0102xpdd.html

作为一名普通的佛教居士,我深知佛教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华民族做出了重大贡献。但佛教也经历过数次灭法,究其根本原因,在于早期佛教的部分佛教徒妄图通过宗教来建立凌驾政府以上势力集团,来达到个人目的。毫无疑问,这样的佛教必然会被灭法。

对于灭法。佛教后代祖师也作过自我检讨:“天生三武祸吾宗,释子回家塔寺空。应是昔年崇奉日,不能清俭守真风。

从宋代禅宗大兴之后,佛教便彻底的中国化和儒学化,我们佛教徒第一身份是爱国的国民,以报效国家为核心的教法,其次才是出家僧侣。历代祖师无不是爱国的楷模,自中国佛教佛教协会成立以来,历届德高望重的会长们也都积极促进佛教徒配合政府各项事务,为社会的和谐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然而事情到了学诚那里却发生了根本变化,学诚短期内迅速的培养了个人势力。根据佛教传统,祖师在培养弟子们都要将弟子们隔绝在深山梵刹,远离社会诱惑,坚持长期熏修,待其能降服自我时才考虑外出锻炼。但据查,学诚根本不为自己的比丘尼弟子创造学习环境,就急于她们派到国内外的分院“弘法”,不少女弟子回国后甚至精神失常。这些高学历的女大学生女博士出家本是为了学习佛学,但却被学诚迅速打发到异国他乡,这是一个老师应有的品行吗?反而更像是一个传销组织和邪教头目,为了迅速扩充海外势力而采取的激烈手段。

学诚担任了多家寺院的主持,其职务包括(部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福建佛学院院长、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陕西扶风法门寺方丈、北京龙泉寺方丈,法门寺佛学院院长等,均是佛教最高级的职位,其海内外的寺院多达二十余家,门生故吏更是高居佛教要职,他的个人势力在佛教史上都堪称罕见。

 

自宋以后,历代佛教高僧都淡泊名利,奉献自己,成就他人,不谋求个人权利。比如近代佛门泰斗,虚云老和尚,一生都在不停的建庙,但是一旦寺院建好就立刻背着包袱离开,从不担任方丈,亲手创建了中佛协却只任名誉会长。祖师们的这种高风亮节保证了佛教的健康发展,也为后世佛教做出了榜样。

 

近代高僧印光大师说过, 判断是否是善知识,共有十条,其中第一条就是:

凡不遵守国家法令,破坏佛门戒律者,不是善知识。

 

学诚性侵和骚扰女弟子,违规建筑,巨额公共资金进入私人账户等,均严重触犯了国家法律。学诚长期和政府接触,对法律不可谓不熟悉,但是却有如此多的犯罪行为,只能说明他信佛是假,建立个人宗教偶像崇拜是真。

据知情人反应,北京市有关部门曾就违规建设一事到龙泉寺调查,龙泉寺的常住却手拉手组成人墙,不让政府人员进入。按政府办事流程,在到寺院办事时一定会提前通知寺院负责人,而学诚和其下属在得知此事后竟躲在幕后,指示居士进行“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这是在以宗教手段公然对抗政府。自此以后,学诚依然继续违规建设,堂堂政府竟只能听之任之,可见其个人势力令人瞠目结舌。

(国家法律都不听,还能听什么?)

 在国家公布了学诚的调查证据属实后,全世界一片哗然,国内舆论震惊,但此时竟还有学诚党羽在网络上发文,公开支持学诚,挑战国家的调察结果,其部分言论如下:

(此截图为学诚党羽发布于微信和百度等媒体)

 每一条都在反驳和质疑国宗局。第二条更是把问题引向国家法制,诱导不明真相的群众,竟说“寺院是没有法人的,这是国家法律盲区”等。其实每个信佛的居士都知道,国家为了规范佛教管理,每个宗教场所都会有国家颁发的“宗教场所登记证”,其中明确有负责人一项,寺院的建筑也必须向相关部门申请流程,宗教法律制度十分完善。而学诚党羽竟故意偷换法律概念,继续迷惑信众,这真是类似传销诈骗的惯用手段,更是历来邪教引爆教徒反抗情绪的手法。

 

其余三条就更不需要辩驳,国家的调查结果铁证如山,竟还想祸水东引,想让学诚的侍者当替罪羊,这实在是令人心寒,令人作呕,无耻之极,只能说学诚为了翻案,无所不用其极,堪称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最后一条,居然直言国宗局,说国宗局居心何在。学诚能一路走上高位,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学诚平时也假装慈悲爱国,但这时其党羽再也顾不上了,竟把矛头指向国家宗教局,这等于是在指责国家的最高权力。作为一个佛教徒,我不禁一声冷汗,庆幸学诚下台的早,不然等他势力大成,恐怕要当佛教的黄巾军或白莲教了吧。到那时,历尽千辛万苦才走到今天的佛教还有生路吗?我们这些普通的居士们也将成为助纣为虐的千古罪人!

 

最后作为一名普通的居士,笔者想说,学佛是为了修养自己,服务众生,报国家恩,报众生恩,我们不要一不小心成了黄巾军或白莲教的教徒,佛教千年来一直是是国家的坚定支持者,某些“披着僧衣的邪魔”千万不要妄图谋取政治地位,以“宗教帝国”来独立于政府之外,这样的叛国叛教行为每个正信的佛教徒都不允许,每个炎黄子孙都不允许。

转载:静心看佛

Category: 事件鉴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