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极乐寺管理层蒙蔽与误导大众的情况回忆

关于福建莆田极乐寺管理层蒙蔽与误导大众的情况回忆

时间:2018年8月
地点:极乐寺二楼佛堂
参与人:全体僧团,贤*法师
主旨:贤*法师向僧团就学诚法师事件及政府公告沟通澄清
开会前,所有人都把手机交了,强调不许录音。
内容大要:1.骚扰信息问题
管理层说:师父是冤枉的,因为有伪基站的技术可以很容易实现伪造短信。而且师父的手机的版本比较老,很早以前就听师父说起过手机有点问题,但一直没有换。所以容易被入侵。幕后的人应该很早就潜伏布局了,可能有几年的时间。
真相:阴谋论的出处在这里,政府公布的公告为:短信属实。详情请参阅《凤凰岭惊梦》第六版,里面详细记录了学诚如何使用四部手机多个号码的过程,内部进行各种调查的详细过程,学诚当时使用了最新版的苹果手机,知情人帮其调试使用等等细节。

 

2.违章建筑问题
管理层说:三慧堂盖起来并不是为师父自己盖的,而是为大众盖的。
真相:那个三慧堂即没有禅堂,也没有念佛堂,更像一个大影剧院,功能就是用于举办大型活动,更适合佛法表演和佛法文化的传播。内部一直流传,学诚对两件事最敏感:一个是建筑,一个是文字。所以,宁可组织老人妇女阻止政府执法,也要盖这个建筑。更多的还是满足个人的喜好和仕途需求。他对文字的敏感,可以参看短信记录里的内容。

 

3.经济问题
管理层说:是贤S法师在受戒的时候发心,将所有戒子的供养由他汇集起来,征得大家的同意,放到一个卡上,一起供养给了师父,有*千万。
真相:这个是不实的,事实上是,在普济寺法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几名财务人员受学诚指使,私下就将*千万转账,并提取现金。现金不知去向。事后伪造各种证据,应对政府调查。建议当事人尽快忏悔,向有关部门说清楚真相,也向大众说清楚真相,这个违法行为的后果其实是很严重的。

 

4.举报人品行偏颇
管理层说:贤佳法师在大家都工程出坡的几年中,师父特别安排他自己学习戒律。但后来持戒经常会损恼人,比如在香港的一次受戒中,组织者准备的钵的尺寸,在他看来不合规制。特地让人又送过去合乎规制的钵,让组织者不知道说什么。师父曾加持贤佳法师,呵斥他的时候说了一个“神经病”,师父加持弟子并没有别的意思,说一句也很正常,他就怀恨在心。贤佳法师家中困难,师父每个月都给贤佳法师父母2000块钱,但是贤佳法师没有感念这个恩德。还说贤佳法师拦着师父不让上殿。(应该是《凤凰岭惊梦》里说的说戒的那次吧)
评论:污蔑贤佳法师因为被骂了一句就怀恨在心。又说学诚每月寄2000块,但其实真相是学诚是让其他寺庙寄的,而且只寄三个月就没寄了。

管理层说:贤启法师开始很发心,很多在龙泉寺不能安住的人,他都接收,但是可能这种观过的业太强了,连他自己也被影响了。他们去问贤启法师那一千二百万的情况,贤启法师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评论:建议当事人好好忏悔,说这样的妄语,应畏惧因果。

 

5.管理层对极乐寺的赞誉,鼓励大家安住,包括支持大家看病,医药费支出就很多等等。
评论:大家捐出家产,在寺院里,分文没有,在寺院付出,生病了,寺院支出医药费是应该的,不能当成恩赐来表达。寺院里积蓄那么多的钱,本身就不合适,也违背戒律精神。

 

6.管理层说:师父自己说明了自己没有做过,也跟佛协说过了。
真相:事实是,学诚一直拒不承认,后来在强大的证据面前,不得不向有关领导承认,后被送回福建。在此之前,别人问他,他的说法就是“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清者自清”,以混淆视听。后来,自己默认过一次,同意不再和极乐寺的女众联系,但他又食言了,几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进行操控。事发后,有人去崇恩禅寺,两次问他,你到底干没干?第一次问,他左右顾视而言他,第二次问,他就笑。

 

7.管理层说:贤L法师找东北的高人看过,这个大德有神通,大德说:你们的师父没问题,师父是圣者,如果诽谤圣者,是会下地狱的。这样几天都睡不好的状态才松了一口气。
评论:这样的行为和言论让人很无语,不是一个僧人应该做的。

 

8.管理层说:解释师父抽烟喝酒吃肉,那就会有味道,可是大家都没有闻到味道。所以,师父没有干这个事情。
评论:根据当事人的表述,学诚喝酒吃肉只是在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精舍里偶尔为之,在特定的场合里,出于助兴或者满足内心的某种特殊需求。有抽烟喝酒经验的人会知道,没有烟瘾的人,抽一根烟,喝两杯酒,过了一夜,不刻意,是闻不到的。
 
极乐寺尼   贤某  等 回忆

备注:该宣导还在极乐寺下院进行,门口贴着政府的公告,里面讲完全相反的一套,虽然强调不许录音,但还是被录了音,此录音正在整理中
2021年8月24日

转载自:原文

Category: 旧梦忆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