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学诚法师的劝谏信

学诚法师垂鉴:

末学贤鱼因为您从2017年12月底起,对我本人频密发送淫秽、骚扰短信,故于2018年2月7日离开北京日新精舍。此后,贤鱼委托律师向中纪委、全国政协和中央统战部等十几个部门递交了举报材料,并将进一步推动事件的公开调查。希望您能静心反省、忏悔,主动辞去教内外一切职务,离开僧团,坦白违法犯罪行为,争取宽大处理。

末学贤鱼合十
2018.6.10

(注:当事人在原信中使用的是真实法名,现用“贤鱼”是化名,即《重大情况汇报》中的“释贤甲”、《凤凰岭惊梦》中的“贤鱼”。)

她为佛教吹过哨

三年后,这份材料才被发现和重视,一位弱女子,弱尼师,不堪受辱,奋起抗争,不仅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也为整个佛教吹了哨。
前中佛协会长,前全国政协常委,担任各种社会职务,遍布世界各地的弟子,在教界、政界苦心盘根经营几十年,2018年前,没有人相信,他会干出那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到现在,很多人也不相信。

是啊,能理解,人们的善良往往让自己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谁能想到,学诚以他的地位、身份、才干和能力,利用佛教的教理教义,掌控了大量的尼师,然后逐个地侵犯她们,绝少有人能够逃脱,我们从网上流出的有限的举报材料看,一共涉及八位,这只是短短的一点点来自中国电信后台的短信材料,更多的,可能会超出我们的认知。

这只是冰山一角。

贤鱼尼师,不仅自救,还给学诚写了一封劝谏信。学诚在收到这封信后,不仅不悔过忏悔,反而以迷一样的自信和傲慢,展开了一系列的无惭无愧的举动,包括打击不肯配合其说谎的知情人,捏造伪证,竭尽所能掩盖罪行。

直到2018年,政府公布了短信属实等调查结果后,他竟然孤注一掷,铤而走险,捏造了“政治迫害、海外势力”等谣言,绑架整个佛教,,利用社会发展中的矛盾污蔑政府,误导和欺骗海内外的广大信教群众,争取民心,达到了“相信学诚,不信政府”的目的,成功地把亿万佛教徒带到了党和政府的对立面,与党和政府离心离德。

至今,他授意的团队、个人依然还在互联网上为他洗白,发布他的各种“开示”,等等。
由于学诚精心散布的谣言和一系列的操作,使得各地基层佛教组织、个人、乃至很多政府官员从内心深处依然相信学诚是被陷害的,被上面的人搞了。

学诚只是因为不甘心失去已有的权力和利益,无视法律,无视政治安全,客观上让他的信仰者和追随者成为政体大堤上的蚁穴。
在2018年,说学诚有问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那怎么可能,站出来举报他,更是要有天大的胆子,要面对的困苦和危险,简直无法想象。

不知道贤鱼尼师,还有仗义的清华二贤在这三年里经历过怎样的黑暗和煎熬。
是的,这个世界,总是会舍生取义,为法忘躯的人。

如果没有2108年的举报,让学诚再干几年,那真的是难以想象的灾难。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活几十年,短短的一瞬间,有的人活在现实里,有的人活在历史里,活在现实里的,就一定要有一点苟且,活在历史里的,就一定要有一点舍得。

2018年发生的这些事情,到现在,无论最后结果怎样,都会被人们渐渐遗忘。
但是,一定会有一些东西留在历史里的。

这份劝谏信,一定会留在历史里,现在再读,你可以读到勇气,读到担当,读到绝不苟且的人生态度,她让很多女性免遭侵犯,她唤醒了众多误入歧途的修行者,她为佛教吹过哨。

后人再读,相信一定还会从中获得鼓舞和力量。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请记得这封劝谏信,我们可能做不到她这样的勇敢,但可以敬重历史上所有为苍生吹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