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我的良师益友贤启法师

编辑:
本文作者贤二(化名)--《凤凰岭惊梦》一书作者。
文中所说贤启法师即举报学诚邪师的主要功臣之一。
作者曾与贤启法师相处十余年,
此文以他的角度让我们了解了一个真实的贤启法师,的确是一个真修行的法师。
文中讲到,贤启法师目前身在何处,连作者也不清楚,可能在国外。
真心希望佛教界能重视并肯定二贤法师所做的功德。让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出来,不要让他们做出了大贡献却还要躲藏、流浪了。
那些身居高位的大法师们,为何不公开肯定二贤法师的功德呢?

作者:贤二

2007年,见到贤启法师时,大家纷纷远远地指点,说那位法师是清华核物理专业的博士,顿时就引来一拨肃然起敬的窃窃私语。
后来,我出家了,和他在一起修行了,法师成了我们的老师和前辈。前后竟然有十几年的朝夕相处。住在一起久了,刚开始的敬仰就变的很稀松了,然后开始很多的看不惯。
大家普遍反应,他这个人没法相处。

我也这么认为,真的是没有见过这么教条的人,这么讲原则的人,没有一点变通,可能理科男就是这样吧,那时候我就想,他应该去搞核物理,而不是和我们一起当和尚。
比如,我出家时,他带我出门,我开车,他说,要勤俭节约,惜福,所以车不要开空调,省油。
结果,大夏天的,我们就开着蒸笼一样的小车,顶着烈日在京城奔驰,回去之后,跟洗了个桑拿一样。

我见过他和他们部门搞的报销票据,整整齐齐,字迹清晰规范,简直就像女红手工。感觉一点也不爷们。

我们对他最大的意见是,他不肯借东西给我们用,他负责的部门有一台摄像机,要想借出来,他会反复问,干什么,用多久,啥时候还,写借条……反正最后就是借不出来。偶尔借出来一次,一定是身心俱疲,最后不是不欢而散,就是一肚子抱怨。
不是我一个人,绝大多数人都被他气的不行。

那些摄像设备淘汰更新很快,这个如果不用,很快就用不上了。这个道理我跟他表述过多次,惜福不是这么惜的,这样是更大的浪费,但是,他不管这个,他的道理就是信众供养捐赠的东西就要爱护。
他是我们的前辈和老师,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值班室值班接电话,他妈妈经常打电话来,他就是不接,我问他为啥,他说,我们出家了,就是要和家里一刀两断,无情是最大的慈悲。
然后他妈妈还是经常打,我接了就很尴尬,不叫人,他妈妈就不答应,去叫人,他又不接。后来有一次他妈妈在电话里痛哭流涕,质问我,他凭什么不接电话。
我也没法回答啊,就转告贤启法师。
贤启法师无动于衷,还会教育我们不要搞那些世俗情谊,要有出离心,弘一大师当年怎么怎么的,我就对他很有看法。

再后来,我慢慢就理解,贤启法师的这些性格实际上是来自他的价值观,他认为就是要严于律己,严于律人,这样才是对人真正的好。
实际上,那时候,我们很多人都已经认识到,生活和修行应该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可是,这样一个转变真的是很难。

但是,贤启法师确实是有严于律人的资本,据说,他读书的时候,只要他在班级里,黑板就一定很干净。老师们都非常喜欢他。他学习又好,又乐于助人,而且还格外听老师的话。

他跟我讲过他的学佛经历,在清华的时候接触了佛教,就很精进,有很深刻的静坐体验,尤其是听教他学佛的老师的话,甚至那位老师让他和另外一位佛友结婚,他就跟那位佛友结婚了,就是他的前妻,后来他的前妻也因为他出家,随后也出家了。
婚礼很简单,两人出去吃了顿饭就算是结婚了。

他告诉我,他参加了福建莆田广化寺举办的福慧之旅,之后虔诚到常常从北京飞到福建,去广化寺打扫打扫卫生,然后再飞回来,有的时候清理化粪池,粪便溅到嘴角上,都无所谓。

这个一点都不夸张,我们后来在北京龙泉寺时,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确实很表率。钻下水道清理建筑垃圾、下粪坑掏个屎啥的,都是他身先士卒带着我们干。
他对师父的虔诚,那个真的是到了极致,只要一提“师父”,讲一讲,到了动情处,他就会热泪盈眶。
我们都深受他的感染。

为了师父,为了师父的“广大事业”,为了弘法利生,只要是师父说的,他就立刻拼命。这个拼命也不是夸张说的,比如有一次,他向师父提出,凤凰岭山像一座卧佛,但是看不清楚,如果在山顶的各处都放上太阳能灯,晚上一亮起来,一座清晰的卧佛形象就显现出来了。
师父表示赞赏。
这一赞赏可不得了,贤启法师就真的带人去干了。那可不是一座山,而是一串山脉啊。那么高,那么险,那么远,怎么能把那么多太阳能灯按照山形的侧影插上。平时爬一次山,下来都会腿软,何况插那么多灯,哪里可能呢?
可是,他就真的干了,先用电脑设计好位置,然后亲自爬山,插在一个个位置上,没有累吐血,但是累到大病一场。
入夜,在一个个隔不远就有的太阳能灯的照耀下,我们确实看到了整个山形像一座卧佛。
但事后,并不怎么讨好,大家不觉得这个事有多大意义。

唉,这样类似的事情很多,算了,都过去了,我现在回忆起来,并记录下来,是想让大家了解贤启法师,而且,我也一直在试图重新了解和认识他。
他确实是在佛教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印记。

2018年,贤启法师和贤佳法师以博士论文般的举报信实名举报了我们的师父学诚法师,前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前中国佛学院院长,前中国政协常委,前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
举世哗然。
虽然经政府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调查核实,举报内容属实,被举报人因而黯然落马,但是,从那一年开始,举报人贤启也开始了他的流亡生涯,国内是待不下去了,很多人不理解,愤怒,诅咒,各种恐吓、扬言都有。

我曾经试图站在他的角度上来想这个事情,如果换我,我会不会像他那样,答案是,肯定不会。
因为我不敢,那样一个高官,就算你手里有实锤,但是地位权势的悬殊,再加上宗教的特殊性,如何面对那么多狂热的信众,怎么可能让他们接受真相。
这个得是不要命的人才能干的出来的。
以前,那些为民请命,为法忘躯的故事都出现在书本里,生活如此现实,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但确实就真的发生了。

他的举报是从2018年初开始的,大家都无法相信,这怎么可能。尤其是在当时大家对学诚法师都极度狂热崇拜的时期。
直到各种证据逐渐显现,两位受害人挺身而出,很多事实和真相才得到彰显。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贤启一定要跟师父翻脸,不翻脸的话,你做你的会长,我做我的普济寺住持,你好我好,心照不宣,大家把日子过好,再安抚安抚受害人。各人生死各人了,各人吃饭各人饱,你干你的闷坏事,我修我的好来世,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似乎也不失为一个妥当的方案啊,而且也比较符合常情啊。
但贤启不是这样的人,他就是一个较真的人。一个极其讲原则的人。他内心里不能容忍学诚作为师父利用宗教侵犯女性,他不能容忍师父用这种方式伤害佛教。
他不能容忍这么多人被欺骗和蒙蔽。
这是我能找到的唯一理由。

社会上传说的勾结海外势力等等谣传,那纯粹是乱讲,真相是,学诚为了洗白自己,铤而走险在幕后操作散布出来的谣言,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事实上真的很成功,蒙蔽了很多人。
这一点,贤启法师可能没有想到,因为他这个人太单纯了。这一定是他第一次经历人性中的至暗。
贤启法师读的是清华附小,清华附中,清华大学,清华博士,博士毕业就出家了。
这个社会,没有染着过他,他无法理解他挚爱的师父如此的污点,而且背后竟然是那样一个心理扭曲的人。

贤启亲自感召和教育很多女孩子出家,其中有他的清华校友,这些人被他送到师父的老家福建仙游,师父在那里建了一个“极乐寺”,几年间,竟然吸引了几百名年轻高知女性在那里出家,然后被“依师法”牢牢控制,成为他的掌中物。
师父用一种极端扭曲的手段,伤害了她们中的一部分人。
如今,她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因为贤启的举报,而与贤启反目成仇,有的受害女性成了协助师父学诚向其他女性施害的帮手,有的人即便有所反省也无法从阴影里走出来,因为她们无法面对戒律、伦理的压力,他们只能继续相信“师父”就是佛,师父超越戒律和伦理,无论师父对自己和她人做了什么。
不管政府公布了什么,别人劝谏了什么,她们被教导成一律不看不听不信,只是默默祈求“师父”加持。也许,很多人会慢慢醒悟过来,但有的人可能一生都无法面对,她们把自己经历的一切继续当成“佛法”而修炼。

那里成了众多受害女性的噩梦,成了贤启的噩梦,也是我们很多人的噩梦,也是中国汉传佛教的噩梦。

较真的贤启,在确定了真相之后,没有妥协,选择了奋不顾身,一方面赎偿自己过去轻信师父的错误,一方面救拔深陷师父的精神控制的女性。
他先按照戒律,在内部举罪,无果,然后他依然不屈不挠,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要求僧团自清自律,本来这个事情是可以内部解决的,但是,学诚竟然为了一己之颜面和私利,孤注一掷,绑架了整个体系的僧俗大众、绑架了佛教,他要是倒台,那就一起倒。
甚至,他连政府都敢绑架,觉得政府碍于佛教的面子和多年来对他的栽培和培养,不会拿他怎么样。
最后不得已,贤启把举报材料发给了教界一些有影响的人,希望他们能够出面协助自清自律。
有人把材料发到了网络上。
那些日子,我见到他时,从他表情中,身心状态中,除了看到坚定,也看到了不安。他经常会说,这个证据足以如何如何,事态发展足以如何如何……我认为,他是在自己鼓励自己。

从2018年初到8月份事情被公开期间,他一定经历了非常艰难的过程,其中还包括他曾经最信任的人,竟然悄悄录下了和他的通话,然后再转给学诚,帮助学诚逃脱罪责。
据说,当天晚上,贤启法师独自在黑夜里,一整夜不合眼,自言自语地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是啊,这个世界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一夜之间,曾经发愿比亲兄弟还亲的同行善友、信众都不理他了,激愤中,有人发出了很极端的威胁。

我觉得大家都没有错,作为宗教小白,都不知道一个凡夫被个人崇拜洗脑后会是多么的不可理喻,会将道德、伦理、戒律、文明全都置之脑后。
再后来,举报期间,他四处躲藏,飘忽不定,也需要用钱,就回家找她妈妈要,他妈妈也不客气,告诉他,钱可以给,但你要经常回家,回来一次,给一万。
其实,按照常情,贤启可以不这么绝决的,他一开始就可以和学诚私下谈,达成某种妥协,毕竟,当时的贤启已经是龙泉体系荷兰寺院的负责人,在整个庞大的龙泉体系是绝对的高层,还坐拥福建永春一座寺院,寺院搞的有声有色的,后来这座寺院因为要换负责人,当地群众还计划联名给政府请愿,依然希望贤启来管这个寺院。

贤启知道自己这么做,不仅仅是自毁在教内的前程,也自毁在国内的世俗前程。甚至,如果举报失败,那就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贤启和学诚之间并没有个人恩怨,他们曾经是非常好的师徒关系,为什么一定要走这一步呢?
贤启没有着魔,更没有像后来别人污蔑的那样,被反华势力收买破坏中国佛教和传统文化。
这些谣言都挺荒唐的,但是在2018年,学诚精心制造的个人崇拜达到顶点的时候,确实深深地取信了很多人。

在我有限的人生经历中,也见过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但就是没有见过贤启这样的人,被生活磨练的已然如此世故的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舍己为人的人,真的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人,说说可以,真的不信。

后来,出来一部电影,《无问西东》。我特意找来看了,那是一部讲述清华大学学生在国家有难的时期,一些年轻人舍身报国的故事。
后来我才知道,贤启也看了那部电影,据说,他在荧幕前泪流满面。

有人因为贤启的事情,向我推荐了一部前苏联的电影故事,讲的是一座大楼要塌了,知情人要告诉楼里的住户赶紧撤离,但是住户们因为种种的原因,最后竟然把知情人逼上了绝路。
我开始相信贤启是真的为了信仰。
佛教是他的信仰,国家也是他的信仰,慈悲是他的信仰,真理是他的信仰,舍己为人是他的信仰。
最开始师父学诚是他的信仰,那是因为他曾经认为师父包含了世间和出世间的一切真理,当这个梦想破灭之后,他毅然决然把良心作为自己的信仰,并为之不顾一切。

我见过很多会做事的人,见过会来事的人,见过有城府和没有城府的人,但是,像贤启这样的人是第一次见。
我觉得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不缺有能力的人,缺的是肯真正舍得自己的人。他们内心里有一种精神,时时支撑和鼓舞着我们可以不必如此的现实和苟且。
权势、地位、利益是好东西,但不能因此而让良知沉沦。

《无问西东》讲述的是清华学子在中国经历苦难和艰辛时代的故事,他们有名有姓,有血有肉,当时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学识、家世、背景过很好的生活,但是,在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时候,他们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了出来。
死而后已。
至今,他们的精神依然荫蔽着我们这些后人,感召和鼓舞我们。

我不知道身背骂名的贤启在看这部电影时会是怎样的情绪失控,但是,他一定知道他的结果是什么。
因为他的挺身而出,制止了更大更多的伤害,也让我们有机会反思,有机会自清自律,让汉传佛教这辆车停下来检修,以便更好的上路。
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各自的因缘下重新开始。

2018年,我和贤启有过多次的长时间的交流,他的眼光里依然闪烁着只有孩子才有的清澈和单纯,他依然十分地爱护我们这些后学,但是他已不再对别人那么严苛了,他会在很多场合给我们买冰激凌,买茶水,买饭菜,关照我们。有时候我担心他破费,他会非常大度地宽慰我说,放心,我有钱。
我给他开车的时候,他再也不提让我省油的事了,我们愉快地开着空调在北京的环线上交流谈话。
如今,我常常会想起他来,想起他和师父学诚一起教育和栽培我们这些后学的点点滴滴。
有成长,有收获,也有闪失。
有功有过。

最后他们看似只是两个男人之间的较量,实际上于国家和社会、于佛教,却有着不一般的意义,贤启的举报成功,国家社会避免了更大的损失,佛教也是受益者,因为我们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通过这个事情清晰地看到了利用宗教进行的个人崇拜,产生的破坏力有多大,精神控制力有多强。
我们所有的当事人也是受益者,能够不再错误地追随一个人,能够有机会远离名利,痛定思痛,真正在“道”上探索。
师父学诚也是受益者,能够因此不再做错误的事情。

不知道此时的贤启在地球的哪个角落,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是靠核物理专业谋生,还是继续靠找他妈妈要钱过日子。
也许,这对他也是最好的结果,他终于有机会拾起大学时就有过的深刻静坐体验,专心办道。
贤启的勇悍,我做不到,我相信很多人都做不到,也不能苛求人人都做到,但我真心的佩服他,他真的是一条铁汉。
我当时能做的,就是跑的远远的。

其实,能做到的有这么一个两个的就够了,他让我们感受到安全,感受到希望,感受到其实先人讲的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就是有人可以做的到。
感受到清华大学真的暗藏着国家的精神力量,社会的精神力量。需要的时候,就会迸发,为国为民,无问西东。

2018年至今,都三年了,几乎是举国在骂他,在误解他。
政府出于对宗教的保护和宽容,没有公开学诚的恶行,但学诚对此并不领情,悄悄在崇恩禅寺带领着被他蒙蔽的信众又组织了一百多人,继续操控他的庞大的国内外的组织团体,毫无忌惮地做各种洗白,传播和散布阴谋论,指责政府陷害。
由于组织严密,精心策划,行动有力,学诚组织散布的他是被陷害的谣言深入人心,广大信教群众乃至很多党政干部内心都采信了这个说法,客观上把亿万佛教徒带到了政府的对立面。
这三年,贤启法师在这个背景下,更加成了佛教徒心目中的千古罪人。
贤启,他自己扛了下来。
一个人能背负这么大的责任,一定会浴火重生,一定会有比常人更深刻的觉悟。
这三年,很多人都在默默的努力,为了国家,为了社会,为了佛教,为了那些被伤害和蒙蔽的人能够安好。
感恩并祝福你们。

愿我的良师益友贤启安好,感谢您给我的人生做出了一个重要的榜样,虽然我做不到,但见到有人能做到,也是我毕生的财富,也是引发我人生觉悟的重要因缘。
也愿曾经教育和指导过我们的学诚法师安好,努力忏悔,安度余生。
愿中国佛教和所有经历过这一事件的人都能浴火重生。
《无问西东》,出自清华大学的校歌,其中有一句“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左传》里记载穆叔与宣子讨论“死而不朽”时,穆叔提到“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浪迹天涯的贤二
2021年11月

Category: 举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