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精进共修

8.精进共修

上山常住后不久,有一天,那位拉拔我的同修告诉我说,寺里准备要举行一场为期三天的“精进共修”,招收对象是发心出家的骨干义工、学员。她说报名的门槛很高,但是她给我报上了,让我去参加。

当时我对于出家仍然没有感觉,也不想勉强自己迅速转变,我觉得自己不符合“发心出家”这项报名条件,本不想去参加,但同修说,这无妨,人家已经给我报名了,机会难得,就随缘去参加吧。她又说,她觉得我很优秀,是一块适合出家的料,不出家挺可惜的,所以想拉拔我。后面这句话让我心动了。说我是“一块适合出家的料”,比起说我优秀,在我看来,是高很多的夸赞——所谓的“优秀”是不难做到的,而“出家是大丈夫所为”,不是随便哪一个人都能够做到的,然而现在我竟然被人认为我具备这样高尚的品质!这真的让我心里很激动,感到自己受到莫大的肯定,而且产生出一种微妙的心情:一方面,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么高尚;另一方面,我不愿放弃这份高尚的赞叹。那么,我只有努力地往上够了。是这一点使得我有了勇气去参加这场精进共修。

这场“精进共修”是由禅兴法师全程设计和带动。禅兴法师就是我随清华大学参访团第一次到龙泉寺时,跟我们座谈的那位法师。经过在龙泉寺两年多的浸淫,我对禅兴法师早已不陌生,知道这位清华流体物理学博士出身的法师在龙泉寺有着极重要的地位,但凡有他出现的场合,往往意味着那件事情很重要。现在回想那场“精进共修”,虽然与今已时隔将近八年,但我仍然能够记得其中的一些重要环节,例如有朝山、学习“师父功德”、分析出家的“胜利与过患”、解读《师父礼赞文》等等。

这次朝山的意趣是在于策发愿心,在朝山之前,禅兴法师给我们讲解了应当如何发愿、如何用心。我以为禅兴法师只是讲讲就完了,他法务那么繁忙,讲讲就该回去忙别的了,而且他身体那么瘦弱,真的没必要连朝山也陪着大家,但意外的是,他亲自带动我们完成了整个朝山活动。朝山的人排成很长的队伍,包括不是“精进共修”学员的寺里很多出家众和义工也随缘来参加。禅兴法师在队伍的前面,而我排的位置很靠后,基本上看不见禅兴法师,但他的在场对我的内心还是产生了很大影响力和冲击力。在那样的场面、氛围和引导下,我仿佛热血沸腾了,在朝山的过程中,我内心强烈地呼喊出我的“愿”:“愿我未来的生命能够匡复正教!”我仿佛被自己深深地感动了,虽然说不清这份感动到底有几分真实、几分造作,但至少我“感动过”了,才会觉得自己对得起这个场面。

到了解读《师父礼赞文》的环节,已进入这场“精进共修”的后半阶段,现在想来,这个环节被放在这个位置,大概是被授课者设计为这个活动的高潮部分。我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一张纸,上面打印着一篇赞诗模样的文字:

师父礼赞文

偶因生死流转微善根

今获如天覆地善知识

为使福慧资粮得增长

愿尽我能略赞师数语

 

久远劫来无尽大悲心

誓愿建立汉传佛教体

为求正法世界遍寻觅

志愿广大师长我敬礼

 

五欲八风浊世境界强

身居高位染境如洪水

坚固定力慧观三界苦

清净解脱师长我敬礼

 

自他相换娴熟菩提心

念念相续利益一切人

感化教内教外诸人士

德行远扬师长我敬礼

 

对内示现清净比丘身

对外示现可说宰官语

能使善业汇集成大海

善巧方便师长我敬礼

 

遍阅善达经律论三藏

博览广读世间学问书

洞察世间缘起了无余

具足多闻恩师我敬礼

 

我于长夜生死流转中

头出头没难忍苦恶趣

是尊善巧引我得脱离

今获人身恩师我敬礼

 

无始烦恼充斥我心内

邪见我慢纠缠我心里

是尊长夜守护疗我病

醒觉我心恩师我敬礼

 

生生相续爱自下劣意

得少为足心志常萎缩

是尊恒常拉拔不舍弃

佛道永随恩师我敬礼

 

愿与恩师生生永不离

世世皆得清净比丘身

饱餐无上妙法甘露味

为利有情速证妙菩提

 

禅兴法师带着我们大家,从头到尾、逐字逐句地给我们讲解这篇诗的内涵,讲得很细,但从始至终没有介绍诗作的作者是谁、写作缘起是什么,包括学习它的意趣也介绍得很含糊。现在回头想想,学习过多年语文的自己,当初对于这堂没头没脑的语文课,怎么就会那样顺从地接纳而没有过多的质疑?我想是我已经积累形成的对龙泉寺僧团的信任,以及“精进共修”活动中的一股潜在的同化力量,使得我不自觉地放下了自己的主见,相信眼前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对的;即使不是完全的对,但也是瑕不掩瑜、无伤大雅,不必钻牛角尖深究的,毕竟,哪里会有十全十美的东西?

讲完了《师父礼赞文》,禅兴法师让我们回去要背诵下来,我回去就很听话地背了。过后回到课堂,禅兴法师请已经背会的同学站到台前演示背诵,并说他带来了奖品,背下来的同学会给予奖励。真的有不少人上去背诵,他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一本书,是恒朝、恒实法师著的《修道者的消息》。最后书有没发完的,时间也不够了,禅兴法师就说,如果还有人也背会的可以举手,不必上台演示背诵了,直接可以发给一本《修道者的消息》。我举手了,就得到了这本书。

整场活动走了下来,到临近最后的一个分享交流的环节,一位女生站起来发言,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她哽咽而坚定地说,她感到人生太苦,只要师父允许,她决定今生出家!在我看来,那女生正处在一个“打鸡血”的状态,她的思维和决定是不冷静的,我以为一贯理性和沉稳的禅兴法师会引导她静心想一想,但没想到的是,禅兴法师也像打了鸡血一般,他慷慨激昂地说:“好!那么下来就可以填《出家申请表》!”

参加完“精进共修”,一切暂时恢复了“平静”。对于出家与否,我仍然“停滞不前”,但也很少再有机会参加精进共修了,一方面是确实提不起太大的兴趣,另一方面是部组实在太忙了,并且还因为后来开的很多“精进共修”主要是为山下的学员开办的,以这样的形式来更好地接引他们,而我既然已经上山常住,属于已顺利登上“师法友团队”大船的一分子,也就正好省出这个名额,让僧团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拉拔那些还在“岸边”徘徊的同修。

 

Category: 梦醒极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