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周末心义工法会

6.周末心义工法会

更深地融入龙泉寺,意味着拥有了更多的机会。在世间,“机会”往往代表着金钱、名利、地位;而在龙泉寺,“机会”则代表着“净罪集资”“亲近师长”“道业增上”。龙泉寺开辟了丰富广大的佛法事业,足以让每一个到来的人,有心想了解佛法的人,有心想和佛教结缘的人,都能够找到投射志趣的窗口,例如慈善部、文化部、翻译中心、动漫中心、藏经办……各个部组做的具体事情不一样,而宗旨目标是一样的——为了成就一番佛法事业。

这些事业在龙泉寺的话语体系里被称作“资粮田”,大概的意思是,通过“耕种”这些佛法事业的“田地”,我们能够收获一份驱动修行进步的“资粮”。有了“资粮”,才能更好地理解佛法、学修佛法;“资粮”越厚,修行的“本钱”越大,提升的可能性也更大。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在班长班、学佛小组等学修课程以外,也有缘找到了一块“资粮田”:法会。

在我刚走入龙泉寺的2012年,那时候寺里每年的常规法会大约有十几场,到2013年,就增加到了约有三十多场。根据不同的情况,每场法会的周期也不同,有的法会开一天,有的开三天,有的法会则会持续一个星期。举办这些法会,僧众和居士有不同的“分工”,部分僧众负责法事的内容,居士们则在法会主管法师的引领下,负责做“外围”的护持工作,如接待、法务、后勤等等。居士们的工作比较具体、繁琐,处在整个法会项目的一线,直接面对的压力相对僧众来说可能更大。例如管后勤的人要负责做饭,如果要接待一千名信众,就要做出一千人的饭菜量。随着龙泉寺的“香火”越来越旺,有越多的信众来参加法会,有时可能不止做一千人的饭,而如果一场法会持续好几天,每天都要做这样大量的饭食,光是做饭的一块就面临很大的压力。记得好像是某年春节为期七天的法会结束时的义工结行会上,一位后勤负责人向大家汇报说,这次法会期间接待的用餐人数总共有两万多人。这么巨大的数字,我听起来觉得不可思议,也很感佩后勤人员的辛劳,但感觉他们自己可能不畏惧这样的辛苦,相反是乐在其中,因为那位后勤人员给我们汇报的时候,她的语气、神情都显得非常自豪。

大概是到了2013年底,僧团指示,明年法会的数量要再“加码”,除了过去的常规法会之外,要再增加一个新的法会小项目——“周末心义工法会”,简称“周末法会”。从此之后,龙泉寺要实现“周周有法会”,也就是一年下来约有五十二周,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要举办五十二场“周末法会”。2014年元旦,龙泉寺在见行堂举行法会义工联谊会并举行“周末心义工法会”启动仪式,时任龙泉寺监院的禅兴法师等六位法师一起出席参加,自此,“周末心义工法会”拉开帷幕,至2014年底,这个主题法会共举办了四十三场。

“周末心义工法会”的前身是龙泉寺在2012年开始举办的“周末义工活动”,据说早期带动这个活动的主管法师很是用心,有不少人通过这个平台的接引而发心出家了。在“周末义工活动”的时期,活动主要是年轻人参与,大概是延续这个因缘,现在的“周末心义工法会”后,定位的群体主要是大学生、年轻白领等,宗旨是接引他们体验佛门生活。

我有缘护持过“周末义工活动”,那时候我便觉得接引那些有素质、有文化、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人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记得有一次我和一位护持龙泉寺法会很久的资深义工一起搭乘北京的地铁,当时地铁上很拥挤,那位义工感慨道:“看看,人这么多,可是我们山上的义工,用这一车皮也就能够拉完了。佛教的人才还是太少了。”此话仿佛在我耳边余音不散,所以,当我转头去看到那群蓬勃向上的“周末义工”,一下子,我想要接引更多新生力量来加入佛教大军的心就被激发起来。在活动中,每位参加法会的“周末义工”会临时穿上明黄色的马甲——就是我第一次到龙泉寺时看到的那种让我觉得好看而想穿的马甲,他们穿着黄马甲,排着整齐的队伍,朝山、经行、出坡、上殿……所到之处,让我感到就像是龙泉寺的一抹亮色。他们的到来给这座有着千年历史、近代衰颓而近年刚复兴不久的古老寺院注入了新鲜活力,我真心地希望这支队伍能够不断地壮大,一起振兴龙泉寺。

“周末心义工法会”启动之后,我很忧虑,心想一年五十二场法会,怎么做得过来?以前一年做十几二十场法会时,都已经觉得吃不消了。而且我觉得,这个法会既然要做,就要尽量做好。对于可能是初入佛门的年轻人来说,除了要领着他们体验传统丛林的生活之外,最好还能设计一些为他们喜闻乐见的特色活动,也许这样才更能吸引他们,让他们喜欢这里,以后还想来。但工作量太大了,我感觉到,非有“全职”和“专业”的投入,不能实现理想的效果。此时,我便萌生了要全身心投入护持“周末心义工法会”的念头。这就意味着,我要考虑上山常住了。

不仅仅法会是如此,随着龙泉寺整体的佛法事业的发展,各个部组好像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忙碌。有的人原本只是打算做“山下义工”——平时在山下正常学习、工作和生活,到周末才到山上做义工,但随着对龙泉寺的信仰的逐渐坚固,加上山上的事情确实多得忙不过来,愿意全身心投入,就索性放弃山下的工作,甚至是还没完成的学业、有待照顾的家庭,入住龙泉寺做“常住义工”。常住义工没有薪资或基本生活补贴,寺里能够保证的是一张可以睡觉的床铺和一日三餐。即使是这样简单的生活水准,在那时候,它也吸引了相当多的常住义工,约有三百多人。这些人里面,又以女众居多。随着2013年福建仙游极乐寺尼众僧团的成立,上山常住的女众们的目的就不一定单纯是为了做佛法事业了,有的人就是为了出家。

那时我并没想好要出家,更多的是想做好“周末心义工法会”,再慢慢考虑。结果,我很快地被裹挟进入了龙泉体系的出家大军里。

Category: 梦醒极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