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分类: 措施建议

  • 给学诚法师的劝谏信

    学诚法师垂鉴: 末学贤鱼因为您从2017年12月底起,对我本人频密发送淫秽、骚扰短信,故于2018年2月7日离开北京日新精舍。此后,贤鱼委托律师向中纪委、全国政协和中央统战部等十几个部门递交了举报材料,并将进一步推动事件的公开调查。希望您能静心反省、忏悔,主动辞去教内外一切职务,离开僧团,坦白违法犯罪行为,争取宽大处理。 末学贤鱼合十 2018.6.10 (注:当事人在原信中使用的是真实法名,现用 […]

  • 极乐寺尼们,你们不是三岁小孩了!

    《凤凰岭惊梦》出来以后,我不太说劝谏极乐寺那帮尼众的话了,说实话,这么多事实真相,如果她们还抱幻想,而不能意识到自己倒霉被骗了,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继续下去就是把自己的坟墓挖得更深了,扔下的一家老小就是白白受罪了。那她们在我眼里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因为她们已经躺平了,别人去拉去拽,那么重弄不动。 如果她们没有自救的心,她们只想欺骗自己活在幻想里,给她们一丁点迎合的理由,她们就能抱着,心安理得地在极乐 […]

  • 《梦醒之后怎么办?(贺怀民)》(林唱2021-10-04)

    《凤凰岭惊梦》连载完毕。 这是一次令人百感交集的文章连载,得到了许多支持,也经历了许多谩骂。有许多老读者因此文弃我而去,满心的失望;也有许多新朋友因此文就此相识,不亦乐乎。网络世界,以文会友,不仅不虚幻,有时还更显得单纯、率直。只要是真诚的交流,无论观点相合与否,都是值得珍惜的。 在我经历因此文而起的所有情绪波动时,我第一时间会想到,全程经历事件过程的诸贤师父是怎么样面对这一切的?痛定思痛,最终决 […]

  • 《作恶者没有得到惩处,受害者没有得到安抚,这怎么就算过去了?(贺怀民)》(林唱2021-09-28)

    这两天,因为连载《凤凰岭惊梦》,顺带写了几篇有关的文章。没想到这个话题还真是个敏感话题,招来许多侮辱与谩骂,也扰了我前段时间断断续续写小说的闲适心情。当然,理解、支持、鼓励的人还是占大多数,否则我也没有勇气坚持去做一件千夫所指的事情。 从好的方面来看,无论谩骂还是支持,都说明这个事情值得一谈。正是因其极端,才能反映出当代佛教的一些深层次问题,这些问题老捂着总不是个事儿。病是怎么出来的,就是讳疾忌医 […]

  • 呼吁佛教界全面、深刻地反思“学诚事件”(贺怀民)

    这段时间,随着《凤凰岭惊梦》电子书稿的逐渐传播,2018年学诚事件又开始重回公众视野。 教界的反思与中佛协的作为远远不到位,导致学诚事件的正面意义未能彰显 三年前,网络上爆出学诚丑闻,当时,大众的关注点主要停留在事件的真伪争论上,在一段时间甚至形成了佛教圏内部的割裂,一部分信众出于朴素的宗教感情,坚决不接受这件事的真实性,坚持从阴谋论的角度来解读这件事情,以极端激愤的态度攻击二贤法师。这种不理性、 […]

  • 关于亟需清算“学诚事件”负面影响的几点看法(陈星桥20210915)

    关于亟需清算“学诚事件”负面影响的几点看法 一、“学诚事件”已被政府公告基本属实,则意味着学诚触犯了佛教根本大戒,应开除其僧籍,以显佛律严肃,以儆效尤,中国佛教协会强调的“以戒为师”,加强道风建设,以及相应制订的各项规章制度才不会形同虚设,否则会让学诚得以“合法”继续控制、影响其数以百万计的弟子、信徒;学诚事实上也触犯了国法,则应追究其刑事责任,表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宗教领袖亦不能例外,以彰显正 […]

  • 对学诚问题的进一步处理建议及其思考

    对学诚问题的进一步处理建议及其思考 圆持 2021年7月12日 一、学诚事件正在进一步发酵 贤二(僧名:贤书)所撰《凤凰岭惊梦》一书,较系统地记述了学诚以佛教领导的身份与政治地位作为资本,为达到不断膨胀的财、色、权、名等私欲,对内蒙蔽组织和信众,对外欺骗党和政府,以及其2018年被举报以后不择手段地采取各种对策妄图扭转颓势的拙劣表现。作者于书中表明:“我要把这本书写好,翻译成各种语言,纸质版、电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