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分类: 凤凰岭惊梦

  • 录播第六版《凤凰岭惊梦》录制者感言

    录制者感言: 《凤凰岭惊梦》的故事说完了,它带给我们身处末法时期的佛教徒,太多太多的思索和伤感。佛法之悲哀,哀在破见破戒犯戒的僧人上。僧众破见及不持戒,直接导致僧人的道德防线被名闻利养所轻易的攻破,佛法随之也将沦落为更加世俗的地步。   弘一律师在阅读《一梦漫言》后,痛哭数十次,执卷环读而忘却了吃饭,痛法门之陵夷也。弘一律师如是说:然末世善知识,多无刚骨,同流合污,犹谓权巧方便、慈悲顺俗 […]

  • 59. 后续

    二零一八年的秋天,在好心居士的帮助和护持下,贤一和我分头寻找继续修行的道路。 分手时,贤一跟我说:“贤二,你以后一定不要像师父那样做坏事,假如你做了坏事,我一定会像举报师父那样举报你。” 这句话,一直记在我的心里。 然后,我们各奔天涯。 贤一远走高飞了。 我在护法居士的支持和帮助下做了一点善后的工作,两年多的时间,在国内拜见了一些善知识,发现国内也有很好的道场,很好的老师,很好的修行法门。我确信汉 […]

  • 58. 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受害者中首先是那些尼师,她们中只有两位站了出来,事实上,为避免更多的人受害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 这三年,我觉得她们很不容易。 贤四有一位好朋友出家了,是位尼师。出于对好朋友的关心,亲自跑去福建,找到她,跟她讲事情的真相,当然也是为了避免她受害。但是这位尼师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师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后来在证据面前,最后,她表达,就算是师父做了错事,那也是她们不好。 这样的说法,我一直都有听到。 有一些信 […]

  • 57. 苦难和挫折是我们的道粮

    我们读过见月律师的《一梦漫言》,记录了一位修行人在修道过程中所遭遇的挫折苦难,还有鉴真大师,等等。 祖师们的故事,过去对我们而言,就是纸上的故事,现在才有一点点体会到,生活、修行,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马路上遇到一个老师,他很严肃地给我们一本书,告诉我们世界和平就靠我们了,然后我们跟着他就成佛作祖了。 事实上,从我们走上这条路的那天开始,无数的挫折和苦难在等着我们。 我们这批出家人,经历了这个事情 […]

  • 56. 还会有悲剧发生吗

    这个可能很大,因为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师父认错,也没有管理层说对不起。而且,据陆续从体系出来的人反映,师父依然牢牢地操控着体系里的大多数人。最危险的是,管理层告诉基层尼众,随时可以带她去见师父。 而师父本人也成功地在很多人面前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清者自清”被冤枉的大德,就在福建老家的崇恩禅寺里,又重新聚集了一百多人,都是坚信他是无辜的出家众,每天学习,要写心得体会,还有一个内部刊物,心得体会发布在 […]

  • 55. 一些有趣的灵魂拷问

    离开体系后,我会遇到一些灵魂拷问,非常的有意思,很多我也实在是回答不了。 每当交流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体系内有人就问:“你亲眼见到师父侵犯女性了吗?” 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没有亲眼见到。” 人家就说:“那不就得了,没有亲眼见到,就不是事实。不要再说了,诽谤善知识恶业很大。” 吓得我心里咯噔一下,就得再想想,我哪里错了? 还有人会说,东北的一个老修行都说了,师父没问题,难道人家东北的这位老修行,还 […]

  • 54. 为什么这么多人困在体系里出不来

    我在体系内有一个好朋友,清华毕业的,他也感觉到一些体系内不对的地方。我离开体系之后,我们有联系,他也想离开,让我发一些外边寺院的图片,当时我自己也没有寺院住,就发了些外边的山水风景给他。 后来,我问他:干吗不离开自己出来看?他说:如果出来了,担心以后他的父母没有人照顾。 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联系了。 没法劝了,他不知道,体系内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照顾他的父母,更没有能力照顾。重要的是,一个毕业于清华的人 […]

  • 53. 尝试分析一下背后的原因

    师父是这样一种人,这是所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 但是,事实上就是打了很多人的脸。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分析一下,大致可能有这样几种情况,供后人们参考。 汉传佛教的文化背景,很注重童贞出家,就是小孩子出家,十来岁,甚至七八岁,看着那么可爱。从修行的角度上来讲,这个当然很好,很完美。但是,从现实角度上来讲,就很不够科学,因为,人是有青春期的,我们回忆一下自己的青春期是怎么过来的,就知道了,童贞出家,可 […]

  • 52. 校长犯错了,学生怎么定位

    刚开始,我会觉得自己挺抬不起头的,在外边一提到自己的师父,就很尴尬。 有的人一看你是“贤”字辈的,立刻就会表示:哦,你就是……¥#@&……%*那个什么…… 我就只好含糊着点点头。 最尴尬的是,很多人都依然误以为学诚是冤枉的,甚至包括一些基层的政府官员,他们很同情地跟我说:没关系,被陷害的人多了,历史上那么多人都被平反了…… 有的人还会表达一下对政府的“呵呵”。 我学习了那么多戒律,还是没有 […]

  • 51. 多重人格

    以上文字我还是很谨慎地经过了校对与核实,虽然无法做到完全准确,尤其是一些时间节点上,毕竟过去三年了,但尽量如实客观。有人就一定会有疑惑,为什么你这里讲述的学诚和我了解的有这么大的差距呢? 是的,正如前文所说的那样,你其实并不了解,你了解的只是通过传播作品以及口口相传得出的人设。 当然,我讲述的也不是完整的学诚,也只是一个个人角度的记录。 一定还会有人问,我很了解他啊,和他共事、同学,等等,了解的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