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师的利器是所谓“密法”,我们的护身符就是回归常识(贺怀民)》(林唱2021-09-29)

有位北京的师兄给我提供了一份历史资料,是他几年前在龙泉寺皈依时交“皈依费”的收据。按照如理如法的说法,佛门行三皈依礼是不收费的,所以“皈依费”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不建议这样写。但是寺院办皈依证需要工本费,这个钱总不能让寺院出吧,所以收一点工本费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收50元的工本费有点多了,但也不算太离谱,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 值得说叨一下的是收费的人把收据交给她时,说了句:“回去用镜框把这个收据装 […] →Read more

《旁观者清——且看教外知识分子对“依师”法的评价(水寒说语文)》(林唱2021-09-27)

前一段时间,偶然读到那个95页的PDF版的《重大情况汇报》,在这个文件中,“依师”一词反复出现。 我不是佛教徒,对佛教也知之甚少,虽则昨日爆出大和尚辞去会长职务的新闻。但个中是非曲直,不是我这篇文章讨论的重点。我是教师,以教育为业,所以对“依师”这个词非常感兴趣,觉得值得深入思考。 先关注了佛教对“依师”这个问题怎么说。《集法藏经》记载,当年释迦牟尼即将圆寂时,弟子阿难曾问道:“在佛灭度后,我等以 […] →Read more

《薛诚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贺怀民)》(林唱2021-09-26)

但凡评价人就是贴标签,带有很多主观成分,不仅谈不上精确,也有些无聊。这是人类认识的局限性,但有言说,必有其谬,即使是高质量人类也无法逃避这个宿命,索性让我们站在低质量人类的角度胡乱言说几句吧。那些骂我的人,索性痛痛快快地骂,不要骂了又删,删了又骂,好不爽利,害得洒家胡乱猜度,真真郁闷煞人也。 2007年,我以义工身份参加了XX寺的“XX之光”夏令营,在一次大型交流活动中,有大学生提问:“不是说佛门 […] →Read more

呼吁佛教界全面、深刻地反思“学诚事件”(贺怀民)

这段时间,随着《凤凰岭惊梦》电子书稿的逐渐传播,2018年学诚事件又开始重回公众视野。 教界的反思与中佛协的作为远远不到位,导致学诚事件的正面意义未能彰显 三年前,网络上爆出学诚丑闻,当时,大众的关注点主要停留在事件的真伪争论上,在一段时间甚至形成了佛教圏内部的割裂,一部分信众出于朴素的宗教感情,坚决不接受这件事的真实性,坚持从阴谋论的角度来解读这件事情,以极端激愤的态度攻击二贤法师。这种不理性、 […] →Read more

《美国依法法师给贤二法师的信》(2021-08-27)

依法法师,她是耶鲁大学的佛学博士,担任过美国西来大学宗教系主任。上大一的时候,因为星云大师的一句话,毅然剃度出家,并以比丘尼的身份在台大完成大学学业。她出家30多年,致力于佛教的国际化传播,座下培养了大批的洋人佛教弟子。她就是来自美国的依法法师。 賢二法師慧鑑: 我在最近才看到您寫的<鳳凰嶺驚夢>,一口氣看完。 1、您的文章完全改變我對學誠事件從羅生門到「認知」他的醜行。因為您曾在龍泉 […] →Read more

极乐寺女尼家长写给全国妇女联合会求助信

尊敬的全国妇联领导: 我叫      身份证号***        我的独生女儿于20   年因受北京西郊凤凰岭龙泉寺宣传影响,到寺院里做义工,后被引导出家,在家人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秘密送到福建莆田仙游的极乐寺,在那里剃度。当家长得知后,虽不同意,但也无可奈何。心里却一直存有巨大的疑惑。 2018年8月,媒体上爆出北京龙泉寺方丈学诚短信逼淫、性侵女弟子,经济问题,违建问题等等,当月,国家宗教局发 […] →Read more

受害尼写给福建省佛教协会的求助信

尊敬的福建省佛教协会的领导: 日前,学诚事件受害人贤鱼给福建仙游极乐寺主管法师贤立法师、当家师贤博法师先后递交书信,祈请他们出面为数百尼众讲清学诚侵犯尼众的事实,救助更多尼师,久未见复。鉴于这两位法师罪责深广、争议甚大,贤鱼不得不祈请省佛协领导,望能依法依律对贤博、贤艾、贤阿三位尼师进行调查和质询。 作为收剃大量原本是社会佼佼者做出家众的极乐寺,如今成为性侵尼众的场所,并有多名疑似受害的尼师疯掉, […] →Read more

关于亟需清算“学诚事件”负面影响的几点看法(陈星桥20210915)

关于亟需清算“学诚事件”负面影响的几点看法 一、“学诚事件”已被政府公告基本属实,则意味着学诚触犯了佛教根本大戒,应开除其僧籍,以显佛律严肃,以儆效尤,中国佛教协会强调的“以戒为师”,加强道风建设,以及相应制订的各项规章制度才不会形同虚设,否则会让学诚得以“合法”继续控制、影响其数以百万计的弟子、信徒;学诚事实上也触犯了国法,则应追究其刑事责任,表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宗教领袖亦不能例外,以彰显正 […] →Read more

《给贤立法师的一份信(贤鱼)》(2021-08-30)

顶礼上贤下立法师:   小尼贤鱼,近闻一些事情,想跟法师作些求证,不揣冒昧上书一信,叨扰之处请法师多多见谅。 2018年年初,小尼因为收到“师父”的淫秽骚扰短信而申请离开极乐寺,极乐寺不允,派来当家师贤博法师和我的班导贤丁法师劝说我。她们半哄半看守般的在精舍住了一个星期,因贤启法师抢先一步把我营救了出去而没能把我带走,据说在我从精舍逃走的第二天,她们就马上赶回了极乐寺。   对 […] →Read more

给极乐寺贤博法师的一封信(贤鱼,20210902)

尊敬的贤博法师慈鉴: 处暑已过,初秋的凉风吹过南北大地,此时的闽南,或许也降下了一期的暑热。遥想于您,不知安否? 转眼之间,贤鱼离开极乐寺已三年有余,一晃,在外的时间竟然比在寺生活的时间还长。但时间的隔断不能磨灭极乐寺在我心中的印记,不知您对于我,是否也有同样的忆念? 当初,我迫不得已从精舍夜半出逃,心里对极乐寺仍怀有留恋。彼时的极乐寺即使没暴露“师父”深藏的罪恶,也已经出现很多管理运作的漏洞,但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