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分类: 受害人

  • 极乐寺现住尼写给贤立法师的信

    尊敬的贤立法师: 我并不受谁所使,也不跟谁一伙,更不是很多人一遇到异己的知见,就说对方是“着魔”“不正常”或是“被洗脑”的人。我就是怀着对佛法的渴求,对以身践行佛法的出家人的崇敬,和尝试去和自己凡夫的那些烦恼与业力斗争的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出家人。 佛法是一种智慧,面对纷繁复杂的因缘,有足够开放的心,去了解所有事件呈现背后的缘起,不主观,不武断,不对立,不盲从,不闭目塞听。 佛法是一种慈悲,在所 […]

  • 极乐寺女尼家长写给全国妇女联合会求助信

    尊敬的全国妇联领导: 我叫      身份证号***        我的独生女儿于20   年因受北京西郊凤凰岭龙泉寺宣传影响,到寺院里做义工,后被引导出家,在家人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秘密送到福建莆田仙游的极乐寺,在那里剃度。当家长得知后,虽不同意,但也无可奈何。心里却一直存有巨大的疑惑。 2018年8月,媒体上爆出北京龙泉寺方丈学诚短信逼淫、性侵女弟子,经济问题,违建问题等等,当月,国家宗教局发 […]

  • 受害尼写给福建省佛教协会的求助信

    尊敬的福建省佛教协会的领导: 日前,学诚事件受害人贤鱼给福建仙游极乐寺主管法师贤立法师、当家师贤博法师先后递交书信,祈请他们出面为数百尼众讲清学诚侵犯尼众的事实,救助更多尼师,久未见复。鉴于这两位法师罪责深广、争议甚大,贤鱼不得不祈请省佛协领导,望能依法依律对贤博、贤艾、贤阿三位尼师进行调查和质询。 作为收剃大量原本是社会佼佼者做出家众的极乐寺,如今成为性侵尼众的场所,并有多名疑似受害的尼师疯掉, […]

  • 《给贤立法师的一份信(贤鱼)》(2021-08-30)

    顶礼上贤下立法师:   小尼贤鱼,近闻一些事情,想跟法师作些求证,不揣冒昧上书一信,叨扰之处请法师多多见谅。 2018年年初,小尼因为收到“师父”的淫秽骚扰短信而申请离开极乐寺,极乐寺不允,派来当家师贤博法师和我的班导贤丁法师劝说我。她们半哄半看守般的在精舍住了一个星期,因贤启法师抢先一步把我营救了出去而没能把我带走,据说在我从精舍逃走的第二天,她们就马上赶回了极乐寺。   对 […]

  • 给极乐寺贤博法师的一封信(贤鱼,20210902)

    尊敬的贤博法师慈鉴: 处暑已过,初秋的凉风吹过南北大地,此时的闽南,或许也降下了一期的暑热。遥想于您,不知安否? 转眼之间,贤鱼离开极乐寺已三年有余,一晃,在外的时间竟然比在寺生活的时间还长。但时间的隔断不能磨灭极乐寺在我心中的印记,不知您对于我,是否也有同样的忆念? 当初,我迫不得已从精舍夜半出逃,心里对极乐寺仍怀有留恋。彼时的极乐寺即使没暴露“师父”深藏的罪恶,也已经出现很多管理运作的漏洞,但 […]